摆脱对外能源依赖,油气勘探突破“死亡线”

据新华社报道,1月19日,中国石油塔里木油气田公司克服了超深地下勘探的困难,对亚洲最深的陆上油井之一进行了轮勘探,获得了工业油气流量,原油日产量为1346立方米,天然气日产量为立方米。

轮潭1井位于新疆库车市,钻井深度8882米。这是目前亚洲陆地上最深的油井。目前,陆地上39%的剩余石油和57%的剩余天然气分布在深层。塔里木盆地油气藏埋藏深度一般为6000米,塔里木盆地超深油气资源占中国陆上超深油气资源总量的60%以上。

报告指出,“轮潭1井获得工业油气流量”,表明该油井具有重要的商业价值。工业油气流量标准的专业解释相对复杂。简而言之,它指的是具有实际开发价值并能在此阶段收回成本的单井(油气)每日最低油气产量标准。它是油气井是否具有开采价值的重要经济指标。

塔里木油田是中国重要的陆上油田之一,也是西气东输的主要气源之一。目前,塔里木油田负责向中国东部和北部120多个大中型城市(人口约4亿)和3000多家企业供应天然气。2019年,塔里木油田是中国十大油田中的第三大陆上油田。

2019国内油气田产量排名?制图:科学、工业和电力

扩大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克服超深油气藏勘探的难题?

在世界上,超过4500米的埋藏深度通常被定义为深度,深度油气资源的扩张对中国的能源安全具有重要意义。在中浅层寻找大型油气藏越来越困难,世界油气勘探有向深层和超深层发展的趋势。然而,超深地质条件更差,在钻井和采油中需要克服许多技术问题。

相关数据显示,全球发现的深度超过8000米的油气藏很少。世界上有9口井的深度超过9000米,其中最深的是1994年在俄罗斯完成的科拉3井,井深3000米。

Kola3井

在传统的地质理论中,8000米的超深勘探是一条“死线”。这一次塔里木油气田开辟了一个新的勘探领域,证实了8000米超深层具备形成大型油气田的石油地质条件。

塔里木油田公司总经理杨学文说,塔里木盆地8000米超深寒武系盐下勘探范围广,潜力大。它在中国的石油和矿产权利领域有23,000平方公里的有利勘探区域,估计资源规模为3.1亿吨石油、3.3万亿立方米天然气和30亿吨油气当量。

塔里木油田深层油气勘探?业绩斐然&去年10月,中国石油塔里木油田公司渤子9井成功试油,获得高产工业油气流,日产天然气41.82万立方米,凝析油115.15万立方米,成为塔里木油田一年内在南天山发现的又一个1000亿立方米的大气田。

此前,2018年12月12日,位于新疆库车坳陷秋里塔格构造带中部的钟秋1井成功试油,获得高产工业气流。

渤子99井是塔里木盆地库车坳陷克拉苏构造带的一口探井。它于2017年10月钻探完成,今年3月完工。这是一口7880米深的超深井。

中国80%以上的深层凝析油探明储量集中在塔里木盆地。目前,塔里木油田已成功开发了牙哈、迪那2、塔中1等14个超深超高压复杂凝析气田,年产凝析油200多万吨,天然气100亿立方米。

摆脱原油产量下降的困境?“维护能源安全”近年来,为了确保能源安全,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2018年下半年,中国将针对国内原油产量下降做出相关安排,要求石油公司加大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确保优质油气供应。国家能源局制定了油气行业“增产增储”的“七年行动计划”,并组织工作推介会,大力推进油气勘探开发。

近年来,“三桶油”勘探开发的资本支出在2019年3月有所增加。时任中国石油董事长的王宜林表示,根据已完成的《2019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中国石油将进一步增加风险勘探投资,从2019年到2025年,每年的投资额为50亿元人民币,是2017年投资额的5倍。

根据《2019-2025年国内探勘与生产加快发展规划方案》预测,未来随着“三桶油”七年行动计划的实施,国内油气勘探开发力度加大,油气产量将继续上升。据估计,2020年国内油气产量预计分别达到1.94亿吨和1,900亿立方米。2020年,中国石油需求的增长势头、对石油和原油的依赖可能会放缓。

鼓励投资竞争?外国公司涉足国内上游勘探业务

2019年,外国公司继续在中国拓展石油业务。2019年1月,壳牌中国正式宣布其壳牌(浙江)石油贸易有限公司获得中国商务部授予的成品油批发业务资格。

照片自《2019年国内外油气行业发展报告》官方网站

2019年9月5日起,Saudi Aramco与浙江自贸区签署谅解备忘录,进一步推动Saudi Aramco收购浙江石化炼化一体化项目9%股份的计划。

业内专家指出,我国上游勘探开发主要面临产能建设困难的问题。一方面,由于资金投入不足,另一方面,由于地质条件的复杂性,勘探和开发面临着技术和环境两方面的困难。上游参与者的增加不仅会促进竞争,还会为上游油气勘探带来新技术、新概念和新资金。

对于长期受“三桶石油”和长期石油垄断支配的上游勘探开发领域,2019年将实现政策突破。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于2019年6月30日发布的《thecircular》,取消了油气勘探开发仅限于合资合作的限制。这是中国首次向外国投资者全面开放其上游油气田。

看看美国页岩气革命的成功,这与华尔街的免费投资密切相关。将外资引入上游勘探业务以促进竞争,有助于解决技术和投资不足的问题。至于有人担心油气资源会被外资控制的问题,事实上,外资只能通过管道和分销商来获取开采利润,而能源仍然供应给中国,这反过来又增加了能源供应。此外,由大型国有石油和天然气公司主导并涉及各种经济成分的勘探和开采制度也是国家鼓励的改革方向。

这篇文章是Observer.com的独家手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不得擅自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密切关注《观察家》微信博客,每天阅读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