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时捷投资蔚来?乌龙!保时捷创投是蔚来资本首只美元基金的LP

2020年,将不会出现资金短缺。最近,维莱的标志“NIO”出现在与保时捷建立合作关系的公司名单上,引发了市场对“保时捷入股维莱”的猜测。保时捷官员随后驳斥了没有与威来汽车合作的谣言,以及保时捷旗下的风险投资公司保时捷风险投资公司投资NIO Capital的谣言。威来资本还回应称,它是2019年12月完成的第一只美元基金,赢得了保时捷风险投资的投资。尽管已被证明是自己的目标,但保时捷风险投资和伟来资本都是由“汽车制造部门”拥有的,有着相似的“起源”。这是否意味着产业链中的整合和潜在合作机会?资金短缺的赖的车,实现了“曲线救国”?产业链资源与“汽车制造”资本的整合还远吗?3月20日,保时捷宣布了2019年的财务报告。与许多汽车公司的平均或惨淡表现相比,保时捷的财务报告是辉煌的。报告显示,保时捷2019年实现收入261亿欧元,同比增长10%,净利润44亿欧元。就产能和销量而言,2019年将交付28万辆新车,全球销量增长10%。中国市场是保时捷的一个重要“战场”。在保时捷2020计划中,除了Taycan之外,还将推出更多纯电动车型。4月20日之后,泰肯将向中国市场发货。自2019年以来,保时捷的子公司保时捷风险投资公司(Porsche Venture Capital)一直在寻找美国、中国和以色列的初创公司,年投资额约为1.5亿欧元。保时捷风险投资公开表示,威来资本的战略投资是“基于威来资本在汽车领域的意见和资源”。成立于2016年的伟来资本如何利用其在汽车领域的洞察力和资源来“征服”保时捷风险投资?据田燕介绍,伟来资本是一家以市场为导向的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机构,结合了产业投资和价值创造理念,管理合伙人有李斌、朱妍和余宁。李斌有着多年的创业经验,他是人人来汽车公司的创始人和董事长,莫比克公司的董事长,泰克旅行公司的董事长,以及易车网的前任创始人和总裁。余宁在全球汽车及零部件企业拥有超过25年的工作经验,领导并完成了多项重大股权收购,目前负责基金投资、投资后管理和基金日常运营的联合管理。威来新能源基金合伙人朱妍曾是青云创投的管理合伙人,在管理和新能源、电动汽车等领域拥有多年的投资经验。

伟来资本分别于2017年和2018年完成了人民币一元基金和美元一元基金的首次交割。

伟来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是其第一只人民币基金,总规模100亿元。由威来汽车、希尔豪资本、红杉中国和长江产业基金共同发起成立,重点投资智能电动汽车相关产业链中的创新型企业。第一期美元和第一期基金Eve ONE的LP来自主权基金、海外保险机构、海外退休基金、母公司基金、家族基金、知名跨国企业集团等。募集资金总额超过2亿美元,目前已完成多项投资。据信息技术橙,自成立以来,威来资本已投资19个项目,总投资约30亿元。从2017年到2020年,威来资本在汽车运输、新兴产业、企业服务和智能硬件等领域的投资如下:数据来源:IT橙,中国金融整合

作为“汽车制造”资本,威来资本和保时捷风险投资有许多重叠的关注领域,例如电动汽车及其核心部件、新能源和能源互联网、自动驾驶和智能系统以及汽车联网旅游服务。重要的是,保时捷风险投资不仅相信上述领域将在未来带来良好的回报,还认可伟来资本的投资能力。虽然只有一个退出案例是由白蓉科技登陆科技创新板块完成的,但伟来对资本筛选目标有很好的眼光,并投下了一批明星项目,如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军企业马济星、全球首个实现大规模可持续盈利的移动旅行平台tick-tock travel、全球首款图像级激光雷达系统Innovusion等高质量企业。在伟来USD成立之初,余宁曾表示:“USD基金的成功成立,不仅使伟来资本进一步拓展投资工具,也有助于整合国内外资源,共同帮助被投资企业和企业家创造新的职业模式。”保时捷向威来注资的目的是“加强与中国未来旅游市场的联系”。毫无疑问,由于相同的“起源”,保时捷风险投资和伟来资本的投资布局都集中在旅游市场。其布局的产业链有很大的重合度,被投资企业之间有无限的合作可能性。“尽管保时捷风险投资没有投资威来汽车,但它并不排除在产业链建设和多元化准备两个方面进行进一步资本运营和并购的可能性。”在业内一些人眼里,在保时捷风险投资的祝福下,威来汽车可能会实现“曲线救国”毕竟,伟来汽车和伟来资本都姓李。保时捷和威来有可能“携手共进”吗?商业的本质是竞争和合作。当双方有了合作的基础和机会,“携手共进”就可能成为现实。魏来的车每年损失114.13亿元,却被“瓷保险杠”撞了。2020年,魏来的车经历了一段艰难的时期。一直存在“资金短缺”。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工资被拖欠,业主遇到了“瓷保险杠”。根据威来汽车的内部文件,其“一月工资被推迟到2月14日。2019年的13年工资将于3月6日与2月工资一起发放。”同时,韦莱建议员工申请将全部或部分13份工资换成股票,“公司将根据员工申请的换股金额给予1.1的系数溢价”。最近,魏来也被报道为“被指控财产和被判处110万元的赔偿”。这起事件源于全球房地产服务提供商第一太平戴维斯向威来汽车推荐兴业太古城店。威来公司认为,除了上述建议外,它实际上没有参与双方具体租赁条件的谈判,也没有协助签订租赁合同,因此没有向威来汽车支付佣金。第一太平洋戴维斯公司在法庭上对威来汽车公司提起诉讼。

3月11日,上海市嘉定区法院裁定“上海威来汽车有限公司应向第一太平戴维斯物业支付中介服务费人民币110万元及自2017年5月1日起至实际支付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至于判决结果,一些批评人士表示,魏来的车“开得太快”,不符合中介的规定。有人还说,第一太平洋戴维斯房地产“诈骗犯”赚了数百万。威来汽车回应说,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商业纠纷,将尊重法院的决定。3月18日发布的伟来公司2019年全年财务报告,除了受疫情影响和财产损失外,还以更加立体的方式揭示了伟来公司生存状况的严峻形势。据报道,威来汽车2019年收入约为78.25亿元,年净亏损114.13亿元。与2018年同期相比,这两个数字分别增长了约58.0%和缩小了约51.1%。2019年的毛利率为-15.3%。财务报告发布后,威来汽车的股价一度跌至2.11美元。3月23日,该公司股价收于2.37美元。当然,股价下跌并不完全是由于财务业绩的影响。在疫情蔓延的情况下,标准普尔指数在10天内四次触发导火索。即使美联储实施了紧急降息,它仍未能阻止下跌并稳定下来。市场上的股票是“草原”,而威来只是其中之一。威来汽车也有卓越的性能,例如,交付量有了显着增加。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威来轿车的交付量较2018年增长了81.2%,其中第四季度同比增长71.4%,交付了8224辆。然而,这一良好势头再次被疫情打破。由于疫情对供应链的影响,2020年1月,伟来总共交付了1,598台。受2月和3月产能的影响,交货量下降。李斌表示,他对2019年第四季度的业绩感到满意,但不得不说,威来汽车公司的现金流状况仍令人担忧。截至2019年12月底,伟来汽车的现金余额为1.517亿美元。该财务报告警告称,“剩余现金无法支持未来12个月持续运营所需的营运资本和流动性”伟来能否继续经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公司能否获得足够的外部股权或债务融资,但从根本上说,资本链的流动性更取决于它是否具有“自我造血”的能力。毕竟,“自我造血”能力是威来汽车在2014年成立的关键。创始团队由知名企业家和一线机构发起,如、刘、李翔、腾讯、高启资本和顺威资本。投资团队更加奢华。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快乐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都在其中。尽管有豪华团队和投资机构的“支持”,伟来从未盈利。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伟来分别亏损75.62亿元、233亿元和114亿元。从2016年到2019年,伟来汽车累计亏损近500亿元。资本驱动利润。经过与伟来的四年经营和4193.83万股股份,经过2019年第二季度的一系列利好操作、第三季度的减持和年底的清算,高启资本于2020年2月正式宣布与伟来“分拆”。铁是最强有力的武器,而流水是资本。2019年第三和第四季度,威来的新车交付量有所增加。第三季度,交付了4799辆电动汽车,比上一季度增长35%,第四季度交付了8224辆,比上一季度增长71.4%。“造汽车”的良好势头让新的黄金车主们很期待。从2020年1月至今,伟来已陆续宣布完成三只非公开可转换债券,为几只与其无关的亚洲投资基金提供总额为4.35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融资。2月25日,威来汽车宣布与合肥市政府签署了价值100亿元的框架协议。项目落地后,合肥市人民政府将给予李斌很清楚这一点,并在2020年初表示“提高毛利率将是伟来2020年的核心目标之一.因此我们有信心在第二季度实现毛利率为正数的目标,并在年底达到两位数的毛利率。”为了提高毛利率,具体措施包括:优化供应链;引入新的100度电池组和使用CTP技术的电池组,以显着降低电池成本;扩大生产规模,“如果合肥工厂的生产能力达到每月4000辆,总制造成本将下降30%左右。”优化管理,调整销售渠道,人员结构等。转向外面,汽车制造巨头特斯拉已经盯上了。据报道,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第二阶段的生产Y型目前进展迅速。Y型车将于2020年底在国内生产。威来ES6的同一个平台衍生产品,即其第三个量产型号EC6,尚未定价的原因是“等待型号Y的定价‘适应变化’”。竞争压力显而易见。在国内外形势困难的情况下,毛利率成为魏来亟待解决的“痛点”,这似乎也决定了魏来的生死。成为正式会员后,威来自身的造血能力得到了验证,企业发展将进入良性循环。如果毛利率仍然为负,恐怕伟来将没有未来。

h动漫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