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崇焕下狱,祖大寿叛逃,皇太极回师再攻,仍取胜无望,扫兴而去

时任军部医生的于大成得知袁崇焕被监禁后非常愤怒。

他以前在宁远工作。他是袁崇焕的下属。他更了解袁崇焕,为袁崇焕感到委屈。他对所有的朝臣喊道,“上帝不会长眼睛吗?为什么官员越成功、越勤奋,他们就越不公正?”他去找军部部长梁廷栋,生气地说:“囚禁袁崇焕就是破坏长城。现在黄金并没有走远。如果他们回来了,那要看你的下场了!”

梁廷栋摇摇头说:“这是神圣的意思,所以不要多管闲事。”

于大成愤慨地说:“袁崇焕不仅没有罪,而且有很大的成就。在的兵马中,廖是最强的。除了袁崇焕,谁还会抵抗这个强大的敌人?如果没有黑白之分,功过颠倒,你应该带领兵部官员到法庭上求情,否则,兵部只是一个摆设。”

早在袁崇焕卖粮时,梁廷栋识破了要他讲和的诡计,立即通知王洽阻止袁崇焕。他对袁崇焕有强烈的偏见。他会听于大成的吗?他回答说:“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袁崇焕有一颗叛逆的心。”

于大成急怒曰:“后金军从霁门而来,袁崇焕从辽东而来。一听到援助的消息,他就发誓要努力战斗。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背信弃义,隐藏了什么背信弃义!”

梁廷栋冷冷一笑,说道:“袁崇焕暗中斩了毛的一个军长,这不是叛国吗?”说完,衣袖拂过,扭头就走。

"这."看着梁廷栋远去的背影,于大成恨恨地愣了一下。

第二天,于大成不满足。他又找到梁廷栋,说:“敌人的军事力量很强。辽兵无主,不战而溃。最好释放袁崇焕,以平定他的军队,命令他把敌人赶出这个国家。这样,我们不仅可以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而且还要保护辽军。作为朝鲜的最高官员,你应该把国家的大局放在第一位,而不是个人恩怨。”

梁廷栋用手示意说,“胡说!辽兵带着祖大寿等人在,怎么会棋子?真是危言耸听!”

于大成看起来很真诚,说道:“在鸟巢的掩护下,还有鸡蛋吗?袁崇焕入狱时,与他关系密切的祖大寿一定很惊慌。他怎么能心安理得地领导军队作战呢?”

梁廷栋听了之后,觉得事情不应该被低估。他犹豫了很久,然后去向他的助理部长周延儒汇报。

周延儒,常州人,天资聪颖,万历四十一年获一等奖。他也认为这很重要。他立即来到于大成,小心翼翼地问道:“你认为祖大寿会造反吗?”

于大成点点头,肯定地回答:“是的。”

周延儒又问:“需要多长时间?”

于大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三天之内。”

周延儒继续问:“基础是什么?”

于大成详细分析并对他说:“袁崇焕入狱的第一天,祖大寿会认为法院只是在找袁崇焕调查相关问题。如果问题得到明确调查,他们会释放他。但是今天,圣主没有释放任何人。第二天,祖大寿还会以为朝廷官员在为袁崇焕求情。三天后,在袁崇焕获得自由之前,他决定神圣的意志不会改变,袁崇焕是死是活。祖大寿是袁崇焕的左右手,他的工作和犯罪是一体的。袁崇焕已被判处死刑,他的祖大寿的罪行也不会轻,所以只有一个办法反叛。”

周延儒听了,不置可否,只吩咐兵部派人密切注意辽兵的动向。

12月3日,梁廷栋在方超见到于大成,面带轻松地说:“三天过去了,祖大寿没有造反。”

于大成严肃地说,“你说的不是真的,这是国家的福气。”

然而,今天下午,有消息说祖大寿正在东行,摧毁山海关和考城

崇祯便打电话给于大成询问对策。

于大成平静地说,“别担心,圣人,祖大寿没有勇气反对朝廷。只是担心袁崇焕的罪恶感牵扯到自己,这才逃跑了。如果他想回来,他必须有一封袁崇焕的信。”

事实上,祖大寿率领他的军队出了山海关,不是为了交出黄金,而是为了夺取夺魏延和其他在嫩江流域的地方,占据一方。

崇祯听了于大成的话,稍微平静了一些,命令梁廷栋说:“我不知道你在兵部吃什么。如果有任何变化,你会害怕的。既然这件事可以这样解决,你必须尽快处理。”

于是梁廷栋与内阁大臣九清、于大成一起入狱,去找袁崇焕写信。

袁崇焕傲慢地说:“祖大寿以前听我的,因为我是督察。现在我只是一个等待犯罪的人。我免费写作。他会在哪里忽视我?”

所有的人都试图说服他,但他拒绝写信。

他补充道:“没有皇帝的旨意,我不敢随意书写,以免误导国家和人民。”

于大成忍不住,拨开人群,大声对崇焕说:“大人忠于您的要求,一手牵着廖。你必须生与死。世界上每个人都知道吗?朝臣的正义是只杀君主,造福国家,不遗余力地制造皮肤。虽然皇帝的法令还没有颁布,但他让我等他。这就是目的。你可以自己做。”

”这句“一个朝臣的仁义,只为活而杀君主,为国造福,并不遗余力地使自己的皮肤”感动了袁崇焕。他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说:“公众的说法是真的。“他写了一封信,写了一本书,并且真诚地说了出来。

祖大寿决心逃命。他像疾风一样挥舞着他的军队,等待着信使在他身后疾驰。他在锦州呆了一天。当他收到袁崇焕的信时,军队哭了。

但祖大寿仍然害怕,拒绝离开。

祖大寿的母亲听了这话,战战兢兢地从后堂出来,对祖大寿说:“你之所以背叛主而逃,就是因为你失去了巡官。现在检查员没有死。你为什么不等待并做出贡献,为他赎罪,服从神圣的命令,乞求他的生命?”(以上对话都是于大成的《剖肝录》)祖大寿改变了主意,军队很热情。

12月16日,皇太极听说袁崇焕被囚禁,大明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他的军事指挥,他的士气大乱。他不禁喜出望外,把他的军队送回了北京的卢沟桥。

在卢沟桥,我遇到了明朝副将沈复率领的7000名士兵。

双方开始了一场战争。

应该说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但沈父却无所畏惧。温德尔迪金森奋力战斗,受了几次伤,被枪杀了。

金兵离都二十里,杀败一营明兵。据战俘说,明廷的四个主要指挥官文贵、孙祖寿、黑云龙和马登运率领4万人的部队到永定门以南2英里处的“四面方格木和枪”(《东华录》卷5),进行了周密的部署和防御。

皇太极命令所有的士兵三鼓齐进。

17日拂晓,十面旗帜和军队一起向永定门进发。

满贵带领一个5000英尺的战斗,“从黎明到黎明,有十多场战斗”(《明季北略》)。他从马上摔了下来,在战场上因受到箭射而流血。

孙祖寿和30多名游击队指挥官也在战斗中丧生。

满贵、孙祖寿死了,其余各部乱成一团,总兵黑云龙、马登运被俘。

大明四总兵,两死两俘,史静大地震。

然而,在这场激烈的战斗之后,金军也遭受了惨重的伤亡,没能突破城门。

皇太极认为大明“有强大的领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被击败。这很容易获得,也很难扞卫。如果你不训练你的部队,你可以等待你的命运”(《啸亭杂录》,第1卷)。因此,他写了两封和平的信,并再次强调和平的意义,搬到了北京城的西北部。

22日,他派遣了3000人的军队,由阿巴特、吉尔哈兰、阿齐格、杜杜、萨哈里安和杨古利将军率领,去占领张家湾和

崇祯三年正月初一日,金大军渡过榛子镇,下到沙河驿,到达滦河,来到柯永平。

在永平一战中,明兵备御使郑、和知府张凤岐,推军官罗成功和卢化龙,教导指示赵云珠、副总指挥焦延庆、程、守备赵、和董胜伟,指挥镇守刺史廖如勤、镇守负责人张国汉,全体学生韩元东和吴举唐志军战死在役。

永平失守,乾安、栾州惊慌失措,纷纷投降。

皇太极将占领遵化、永平、栾州、乾安等城,所有这些城都有士兵把守。

其中贝勒阿巴特、杰尔哈兰、萨哈里安和公务员索尼、宁瓦尼、卡尔木杜率领正白、相公、正兰三人镇守永平府;

陈文、包成贤、带领官兵,拿着嵌黄嵌蓝两旗,守卫乾安县。

孤山二镇图尔克和南台是领导者。陪同他们的有陈文库尔和高红。黄征、郑弘和半百的三面旗帜驻扎在栾州。查哈拉是总司令。他和范文成率领蒙古八旗守卫遵化。

皇太极率领大军移至山海关,于3月2日从冷口关(乾安县东北)返回沈阳。

皇太极回到沈阳后不久,就从大贝勒阿民和贝勒朔陀派出5000人与阿巴泰和其他城市交换防御,分别驻扎在永平、栾州、乾安和遵化。

崇祯三年五月九日,在母亲的建议下,祖大寿率领他的副手祖岱、祖克法、张宏谋,与山西总兵马世龙、山东总兵杨、一起攻打栾州。

驻扎在栾州的后金谷山太弱,无法支持镇南五台、瑟克、唐家台等部队。为了维持和平,两大贝勒阿民和硕拓只派大臣巴度里和数百名士兵增援。另一个是撤回所有驻军,并开放给永平县。

这样,祖大寿等人于5月12日成功收复永平。

阿民等人无力防守,屠杀了城中所有的人,然后弃城而逃。

至此,在都城地区长达七个月的明清之战结束了。

(以上内容摘自秦的长篇通俗历史书《东华录》。根据上下文,请阅读专栏中的整本书。)

——